最热

国际问题学者:西方把持的非洲,如何连接“中国梦”_凤凰资讯

2018-08-05 03:17

非洲期盼加入“一带一路”

第三,中非合作需要更加开放容纳,非洲国家应该在贸易、投资、科技领域进一步开放,更好地融会到全球经济合作中,中国应该积极推动多边合作,全面深刻地发掘在非洲事务上的合作潜力。

原题目:王洪一:受西方节制的非洲,如何连接“中国梦”

在经济领域,西方控制非洲本币、外汇、债务,当前美国经济政策让非洲经济寸步难行。非洲货币发行权受制于人,西非和中非20多个前法属国家的货泉发行权受到欧盟掌握;其他前殖民国家也控制着局部非洲国家金融命根子,如多少内亚比绍的货币发行权在葡萄牙手中。同时,非洲国家经济体量有限,对外借债和发行主权债是非洲国家均衡外汇短缺的重要手腕,但西方国家动辄下降非洲国家信誉评级,加大了非洲国家失掉外汇的难度。

在举行金砖国家领导人会议之后,中国还将作为主会场,迎接非洲国家和政府领导人,召开中非论坛领导人峰会,对中非合作进行新的兼顾计划。一年之内,中非之间的嘉会接连不断,显示出中非友情的醇厚,明示着双方深入合作的强烈志愿。

在经济领域,从2009年起,中国超过美国成为非洲第一大贸易搭档,2014年中非贸易额到达了2222美元的历史最高程度。只管寰球经济局势不振,2017年中非商业额仍高达1700亿美元,长短洲第二大贸易配合伙伴美国的3倍。近年来,投资范畴成为中非双方协作的重中之重,中国为非洲中小企业发展增资50亿美元专项贷款,新设100亿美元中非产能合作基金。2006年,中国对非直接投资存量仅有25亿美元,但到2016年,中国对非投资总量濒临400亿美元,年度对非直接投资流量也从5亿美元增加到24亿美元。

 

 

7月24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比勒陀利亚同南非总统拉马福萨举办谈判。新华社记者 谢环驰 摄

当前,美元加息加剧了非洲国家的外汇散失。2015年以来国际上美元流量急剧减少,埃及、安哥拉、尼日利亚、埃塞俄比亚、南非等国先后呈现了重大的美元荒,良多国家采取把持外汇的政策。而且,在美国减税背景下,大型公司的利润优先流向美国,进而影响了非洲的税收收入。

 

自习近平担负党和国家引导人以来,中非合作获得了硕果累累。在政治领域,2013年习近平提出“实在亲诚”对非政策理念和准确义利观,为中非关系的发展指明了方向。2015年,在约翰内斯堡中非合作论坛峰会上,中非双方一致批准将中非关系晋升为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联,断定了中非之间政治上同等互信、经济上合作共赢、文化上交换互鉴、保险上守望相助、国际事务中团结合作的“五大支柱”。

7月25日-27日,习近平主席对南非进行国是访问并出席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次会见。习近平担任党和国家领导人以来,已经三次拜访非洲,是世界上访问非洲最为频繁的大国领导人之一。习主席每年都招待非洲国家来访领导人,4886威尼斯人网站,而且还在其余国际会议场所下与非洲国家领导人见面,体现了中国对非洲关系的高度器重。

对非洲而言,因为非洲长期以来成为西方合作的受害者,已经对“西方模式”、“美国模式”深深扫兴,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国民将眼光投向东方,热闹回应构建人类运气独特体,实现“中国梦”与“非洲梦”相联合的建议。

自2013年习近平主席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得到了世界各国政府和人民的积极回应。短短5年时光内,“一带一路”倡议成为全球经贸合作的新引擎,成为国际合作的新方向,众多求实合作项目纷纷落地,一系列重大名目初步竣工,大大鼓励了相干国家的合作热忱。

 

在思维舆论领域,非洲国家暗潮汹涌。当前全球化进入彷徨期,消极和迷茫情感有上升趋势。世界各国都在思考人类政治经济发展的将来方向,西方世界的“黑天鹅”事件在非洲吸引了效仿者。同时,当前非洲的社会变更和转型远未胜利,非洲社会精英和常识分子追求冲破和救命计划,更轻易接收全球的各种非主流思潮。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反全球化浪潮现在在全世界范畴内取得了更多社会底层和破产人群的支持,“矿产资源民族主义”“全球化迫害非洲”“以大众街头活动博得社会权力”等各种思惟在非洲的拥趸者有增多趋势。

首先,中国和非洲依然处于国际竞争的不利环境,须要更加团结,凝集共鸣,抱团应答各种挑衅,保护国际政治经济秩序朝着更加公正公道的方向发展。

国际事务中,中国积极通过外交渠道在非洲重大和平平安问题上“劝谈促和”,近年来为推进乍得和苏丹恢复畸形关系、南北苏丹和解、实现埃塞俄比亚和厄立特里亚恢复关系正常化等做出重要奉献,还积极介入大湖地区的和平会谈工作。在安全领域,习近平2015年9月加入联合国大会会议期间发布,中国五年内为非洲供给1亿美元,支撑非盟常备军建设,并建设8000人的联合国维和待命军队。目前中国在南苏丹、马里等地派有约2500名维和士兵,是五个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中派出维和职员最多的国家。

另外,中国踊跃参加非洲基本设施建设,大大改良了非洲的工业发展前提。2010年以来,中国成为非洲最大的基础设施建设资金起源方,截至2015年,中国向非洲基础设施建设投入的资金累计达210亿美元,远高于非洲基础设施团体的投资总额。2017年建成经营的肯尼亚蒙内铁路,成为中非基础设施领域合作的典型。

【文/察看者网专栏作者 王洪一】

当前非洲各国在结合国“2030议程”和非洲同盟“2063愿景”的指引下,盼望战胜面临的艰苦,实现跟平与繁华的“非洲梦”。在中国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概念之后,非洲国度亲密关注这一倡导的发展势头,热切期盼可能参加这个国际合作的新盛举。

在政治领域,国际地缘政治奋斗伤害非洲安全。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等新兴大国在非洲经济领域的强势上升,使得欧美国家在非洲的影响力急剧萎缩。但美欧等国维护全球主导位置的雄心并未泯灭。近年来,美欧国家以使馆为基点,以非政府组织为工具,以拓展西方公司好处为目的,在非洲各地煽风点火,制作抵触。利比亚战斗、中非内战、马里危机此起彼伏,使非洲承受了重大丧失。

南非、埃及、肯尼亚、坦桑尼亚、莫桑比克、埃塞俄比亚等非洲国家纷纭等待同中国对接“一带一路”合作策略,如埃及早在2014年就明白提出“一带一路构想是中埃合作的契机”。2015年,中国发改委颁布的“一带一路”国家名单中,埃及榜上著名,成为非洲最早加入“一带一路”的国家。2017年5月,肯尼亚总统乌胡鲁·肯雅塔、埃塞俄比亚总理海尔马里亚姆应邀赴华缺席“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顶峰论坛,标记着肯尼亚、埃塞被列入“一带一路”在非洲的支点国家。2017年11月,摩洛哥与中国签署“一带一路”体谅备忘录。2018年7月,塞内加尔成为第一个与中国签订“一带一路”合作文件的西非国家,中国与卢旺达也签署了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文件。

中非合作不断取得丰富结果

总之,“一带一路”建设已经为中非合作展示了无穷机会,中非合作必将奔跑在一带一路的大道上。

在全球政治经济秩序大调剂的背景下,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政治上采用孤破主义政策,在经济上采取霸凌主义,背弃了自在贸易原则、市场准则,对本国投资横加限度。中国和非洲都是受害者,但非洲面临的挑战尤其严格。

跟着“一带一路”在非洲大陆的成员国一直增多,中非合作也日益融入到“一带一路”的发展过程中。在行将召开的中非论坛北京峰会上,如何更好地对接中非合作与“一带一路”倡议,将成为一个主要议题。

在美元缺乏的情形下,非洲的国际债权累赘造成生活本钱回升。非洲的经济是“活命经济”,许多非洲国家在食粮、糖类、食盐、柴油等基础商品入口过程中给予直接或者间接补贴,当前一些国家债务繁重,不得不撤消补助,直接导致大众生涯水温和购置力降落。

非洲面临严重挑战

目前,中国在非洲的企业超过3 000多家,为非洲解决了大批就业问题。而且,最后终局并不阐述精灵世界的后续 积分,中国在非洲从事的合作领域和散布的国家远比其他合作伙伴普遍,中国对非投资分布在建造、采矿、重产业、农业、制造和金融等行业,尤其是中非产能合作的推动下,中国在非洲建设起30多家工业园。从国别来看,中国对非合作项目分布在所有建交国,对非投资的总体状态比欧美国家更加健康。

其次,中非合作需要立异合作模式,在融入“一带一路”倡议的进程中,应当更好地结合中阿论坛、上合组织峰会、中国与东南亚合作机制等各个地域合作合作机制,翻新出跨地区和跨领域的合作新模式。

最新

推荐